我國長白山天池為什么要強劃一半給朝鮮

世界上最深的高山湖泊在這里,中朝兩國的界湖在這里——這里是長白山天池!——題記

長白山是中朝分水嶺,天池是兩國界湖

中國地域遼闊可謂是“地大物博”,奇山秀景不盡其數,自然界的無數世界之最誕生在中國,這一點同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國家相比都是遙遙領先的。同時中國周邊同十幾個國家接壤,無數奇峰異景也巧合般的處在國界的交界處,成為了更具特色的景點。如果在畢生有限的時間里,能夠走走看看祖國的各大山川名景,此生足矣。

那年夏秋之交,應邀去吉林為東北森工集團員工授課,忙里偷閑去了心儀的長白山。長白山在吉林省東南部,同朝鮮接壤。長白山除了是一座生態完好的原始森林之外,更是一座令人神往的仙山,其中不乏許許多多美麗的傳說。滿族發源地、天池鎖惡龍、白云格格等等,這些傳說無一不表達了人們對于這座美麗的仙山,寄予了最真摯的情感。

長白山是一座已經處于休眠的火山,正是因為奇特的地理構成,誕生了最迷人的景色。去長白山路上飽覽了包括:湖、峰、泉、林等景觀,無一樣不是世界罕見的,因此長白山被評為中國十大名山,在清朝時長白山一度被稱作為“圣山”。而長白山最讓世人熟知是是長白山天池,一座位于長白山最高處山頂的火山湖泊。

長白山天池誕生于一千二百萬年前的地質運動,一座休眠的火山,火山口常年積水便形成了堰塞湖。這里的水是由長白山周圍的積雪融化匯集而成,加上作為高山湖泊,這里的水質可謂是世界上最純凈的水。

長白山天池海拔為2189.1米,處在東北海拔最高的位置。天池面積達10平方千米,最深處373米,一舉成為世界上最深的高山湖泊。天池位于成為中朝分界線的中心,因此天池約一半強屬于朝方,其中包括長白山最高峰“將軍峰”,而在朝方的翻譯中,長白山被稱作為白頭山。

中朝邊界天池爭議由來已久

歷史上長白山和朝鮮沒有關系,是完全屬于中國的一座山,同樣,長白山上的天池更是完全屬于中國。后來中朝劃界時,劃給了朝鮮天池的一半多,以及天池南麓的我國領土,這才讓朝鮮底氣十足的說擁有了長白山和天池。

那么中國為什么要把一半長白山天池劃給朝鮮?中國曾因重視對朝關系將天池一半強劃給了朝鮮。

清末政治腐敗,對外戰爭一敗涂地,被迫簽訂了大量的不平等條約,被迫割讓了太多的領土。外興安嶺、庫頁島、烏蘇里江東岸、帕米爾等等都被割去。同時一些協約也讓我們損失了大片的領土,那些由帝國主義操縱和脅迫下簽訂的邊界條約,都是以損害中國主權為目的的,都是中國被迫的結果,讓我們失去了大片的領土。長白山以及天池的一半以及鴨綠江中的島嶼劃給朝鮮,實在令人痛惜。不僅僅是因為鴨綠江口成為了朝鮮的內河,而是我們根本沒有看到想象中的中朝友誼,換來的卻是陽奉陰違、得隴望蜀。我們也要看到,無論什么時候國家利益應該永遠是第一位的!

文革期間,紅衛兵在北京貼金日成的大字報,揚言要逮捕“走資派”金日成。消息傳到朝鮮,金日成大怒,當即下令搗毀志愿軍烈士陵園,將烈士碑統統打爛,包括毛岸英的墓碑也被砸得粉碎。朝鮮戰爭之后,朝鮮就在我國東北展開了地下活動,為居住在我國東北與朝鮮毗鄰的地區的朝鮮族同胞建立“祖國觀念、領袖意識”,宣揚他們的“祖國”是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

坐落于中朝邊界的長白山天池和白頭峰,歷來是我國的神圣領土。歷史上中朝國界線在分水嶺東下二十公里處,自南而北劃定。朝方派員來華,提出分天池一角的要求,說什么“天池是偉大的金將軍革命事業的發源地”,希望我國能理解朝鮮勞動人民深厚的無產階級感情。中方從各方面考慮就“切了”天池一半過去。朝方接收后的第二天,白頭峰便更了名,改成了金日成“將軍峰”。

后來,朝方駐華使館向中方“嚴正聲明”說:黑龍江省一部分、吉林省大部分、遼寧省一部分歷史上都是屬于高麗帝國的版圖,后為中國歷代王朝所侵占,理應歸還這些領土。經我國學者研究,認為這些是與高麗無關的中國領土,中方斷然拒絕了他們的無理要求。

從1965年開始,中朝兩國在邊界上多次發生爭端,中國方面一度在1968年關閉中朝邊界的中方通道。 文革期間,朝方火上澆油,在邊境掛起高音大喇叭,大喊:“金日成主席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更有甚者,在鴨綠江上展開“驅水戰”,朝鮮士兵在江心筑起大壩,將水驅往西岸,給中國東北造成那次水災。

上世紀70年代,國際戰略格局發生了重大變化,中美蘇戰略大三角形成,中美關系實現重大突破并走向正常化。中國糾正了“文革”對外關系中的極左路線。中朝高層互訪再度活躍起來。

1969年新中國國慶20周年,金日成派朝鮮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長崔庸健來北京祝賀。根據毛主席的指示,周恩來于次年4月對朝鮮進行了回訪。金日成親自到機場迎接,那次訪問期間,周恩來與金日成舉行了長時間的會談,消除了不少誤解,使中朝關系回到正常軌道。

1970年10月初在周恩來訪問平壤6個月后,金日成秘密前往北京會見毛主席和周恩來。周恩來在百忙中親自到西郊機場迎接,并陪同金日成至釣魚臺國賓館18號樓。毛主席當晚前往駐地會見金日成,并設晚宴招待。

周恩來接連兩天與金日成舉行會談,就雙邊關系和國際問題深入交換意見。從這次之后,金日成又恢復了每年對中國的訪問,有時一年來兩次,每次來時,毛澤東主席都會見他,周恩來則與他長談,就廣泛的問題交換意見。金日成曾當面向毛澤東道歉,承認做錯并答應重建志愿軍烈士陵園。毛澤東也對金日成說,友誼是主要的,分歧是次要的。

長白山天池美得令人窒息

從空中鳥瞰天池,美得如在畫中。坐著“倒站車”,實際是四輪驅動的越野車上天池,每車除一個司機,只坐三個乘客,司機技術絕佳,盤山路上有幾十個彎道盤旋,直沖山頂。長白山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山下春花爛漫,山頂寒風凜冽,夏季也會飄起雪花,轉瞬就是鵝毛大雪。人們可以租個軍大衣御寒。海拔2600米,群山環抱,一汪碧水深不可測,可以說是非常震撼了。那天的天氣很好,讓我們特別幸運看到了碧玉般的天池,眼力好的可以遠眺到對岸朝鮮的哨兵。中朝分界線也在那里,讓人肅然起敬。

據說一年中只有幾十天可以看到長白山天池的真貌,真是美得令人窒息。說到長白山天池知名度是很高的。俗話說的好:“冬季去臺北看過雨,夏季在長白山看過雪”。詩人說,天池美的像一塊瑰麗的碧玉鑲嵌在雄偉的長白山群峰中;更像天使滴落在人間的一滴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