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打電話不花錢作者/不是過客半個月時間,我懶慣了,散慣了,該做的事一下子堆到昨天要完成,心里那個恐慌啊,說不清。上晚自習了,望著那些熟悉且曬黑了的面孔,心里有點興奮,還夾雜著緊張。大部分學生和我差不多高,大部分男生卻比我這個老師要高,雖然學生終歸是學生,老師畢竟是老師,但又和他們天天粘一起了,沒有成年人魅力的我總是誠惶誠恐的。忙著和學生搬課桌凳,吩咐學生打掃衛生,忙來忙去的,正式開課的感覺又回來了。下班了,辦公室只剩下我一個人,還在不停地敲著鍵盤,忘了回家的時間,忘了滿身大汗,桌上還有11份作文沒有打出來,明天要用的啊,我真的很著急了。手機被鎖在辦公桌里,響了幾次,我都懶得搭理,急促的響鈴只會使我滿頭大汗地加緊時間干。等我揉揉脊背的時候,可惡的小妹的電話已經有四次未接了,她一定氣急敗壞了。她倒狡猾,知道用133手機能省很多錢。每次,她想我的時候,或者有求于我的時候,總是讓我的手機響幾下然后馬上掛斷,等著我撥過去,可她不知道我其實拮據得要命了,長途啊。小妹畢竟是小妹,她和爸媽不一樣,爸爸媽媽總是主動給我打電話的,要不等我打過去響幾下,看是我的號碼,爸就打過來。這樣,為我省了不少。媽媽也不摳,但我知道,她總喜歡天不黑就關了“雞”,在她剛買了手機那會兒,我老愛打趣媽媽“為什么這么早就把雞趕進籠里啊?”我想,媽媽也想省點的。男人終歸是男人,出手闊綽是他們的本色。這是不變的真理,真的,爸爸是這樣,疙瘩也如此。爸爸在我們身上花錢從不皺眉頭。總記得那次對爸說過的讓我一輩子都耿耿于懷的混帳話:“你就知道用錢來打發我們,你關心過我們嗎?過問過我們的學習嗎?我選文科是我的愛好,你不了解我的情況,你就無權干涉我不讀理科。”爸氣得臉色發青。他最容不下誰指出他的缺點,當然,更不能容忍誰誤會他,他馬上指著我的鼻子臭罵:“你這個不懂事的混蛋,你要400,我就寄800,你要500,我就馬上寄1000元,你用的錢還少嗎?沒有我們,你想買名牌牛仔?做夢吧!”爸爸生氣的時候和我一樣,什么話都說得出口,可以不管場合地咆哮。后來,我知道我誤解他太深,但我還是想感謝他,感謝他給了我太多鈔票花。后來,我就再不敢在他面前提錢的事。妹妹比我先一年畢業,按理說她應該更有錢的,但她和妹夫老愛瀟灑,可以天天吃泡酸爪,一吃就可以吃一斤,還直嘮叨不過癮,15元一斤呢!回四川總在暑假,他們愛瀟灑,我和老公也跟著得了便宜。每周,他們就帶我們進火鍋店、冷飲館幾次,每天,都會帶一兩斤泡酸爪回來給我家的那個讒鬼解讒,他是江西人,江西人不把這道好的菜肴當美味,或許是太貴,不太普及。他吃著好吃,連說以后每天吃這個都行,呵呵,好像吃這個還委屈了他似的,殊不知我們倆躲在妹妹的空調房里他們在菜市場咬了牙狠了心要奢侈款待老姐,畢竟老姐難回一次老家。我回老家的時候,妹妹不像打電話那么摳,甚至還有點過奢華生活的味道,冰箱里的東西琳瑯滿目令我咋舌。妹夫也不簡單,挺著啤酒肚還能海喝,我不喜歡他的生活規律,但我欣賞他的為人。他追求妹妹的時候沒少忍饑挨餓,沒少看爸媽冰冷的神色,他太胖,所以爸媽希望妹妹能找個像哥一樣的對象,可哥是飛行員,這個城市,唯一的一個飛行員,打了燈籠也難找啊!爸媽退而求其次地要求妹妹無論如何不能找“熊貓”這樣的“貨色”,妹夫姓熊,這個稱呼從隔壁的小哥口中叫出來就明顯帶有諷刺意味。他也許喜歡妹妹吧,妹妹學美術的,比我領悟力強,知道把頭發染成棕色,好時髦。妹夫鍥而不舍地討好我,我和妹妹讀了同一所大學,我們姐妹感情深,所以這個家伙找對了幫扶他的對象。我左勸右鼓動,說現在這個社會脾氣好的男人難找,嫁給這樣好脾氣的人少慪氣。慫恿,往往能成就一樁婚姻。妹妹在我和妹夫的輪番轟炸下終于投降,說受不了我們,當她踏上紅地毯的時候我全然沒顧婚后妹夫能不能實現他在我面前拍著胸脯許下的承諾。好在,有了栩栩之后,他還是耐性良好。這,我就放心了。妹妹在電話里嘮叨我總不給她打電話,我心急如焚地告訴她姐夫病了我很著急。她說要過來看。呵,四川離這里可是隔了千山萬水的哦,怎一個“看”這了得?我調皮地問她拿什么來看,她還是小孩子般的回答:“提幾筐雞蛋。”我說還買不到雞蛋?不要雞蛋,要錢。她就開始笑罵我俗氣小女人了,別錢啊錢的,妹妹有心意,比什么都強。一聊起來就沒完沒了。和家人通話,時間,也就不再是分秒了。昨天忙碌一整天,但末了,倦了歸巢的時候還能和家鄉的妹妹閑扯這么久,心里特痛快。當告知我家里每個人總在嘮叨暑假我沒回四川的時候,我扯著電話線,想哭。其實,夢牽魂縈的,幾乎都是想回去看看啊!但親情被隔山阻水了,幾許無奈誰人曉?我連聲答應,會回去,只是今年的暑假,我實在走不開。的確,女兒都快滿兩歲了,她的外婆、小姨、舅舅都還沒見過。